企业家切实推进经济增长的形式是(18世纪以来,英国企业家是如何利用非正式约束,实现经济生增长?)

麻烦看官老爷们右上角点击一下“关注”,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感谢您的支持!

本头条号已与维权骑士签约,搬运必追究!

企业家精神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英国工业革命时期是生产力爆发式增长的时期,这一时期的企业家扮演着重要角色。

重读这段历史不难发现,企业家精神得以发挥作用,很大程度归因于良好的制度环境,尤其是非正式约束。

不论是工业革命前夕新教伦理释放的商业精神,还是工业革命期间接近自由放任的社会环境以及绅士-企业家的声誉机制和社会网络,更不必说企业家良好的自我期许带来的社会回报,均为企业家精神的生发提供了必要条件。

18世纪以来,快速的经济增长造就了经济社会惊人的改变。为此,有必要重新审视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何以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

英国工业革命前夕的企业家精神

在漫长的经济增长历程中,为解释企业家精神所发挥的关键作用,在经济增长的爆发时期寻找原因一定最具说服力,而迄今为止,这一典型代表时期非工业革命莫属。

其正式制度如专利、产权、金融等制度创新的意义自不待言,而非正式约束如文化、惯例、行为规范等同样不可或缺,共同构成诺思所言的制度矩阵。

那么非正式约束又是如何对当时的工业革命产生影响的?

在这段时期里,当时社会的非正式约束主要体现在宗教信仰的演变和开化,教义越来越呈现出世俗化与商业化,教徒追逐财富成为正当行为具有合法地位。

加上脱胎于庄园制成功转型的绅士-农业资本家,共同组成推动社会经济进步的主要力量,为后来工业革命的开启提供重要前提。这种推动作用如何产生的?是否得益于宗教改革带来的改变?

在非正式约束中,社会文化是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工业革命前夕的欧洲文化中,宗教信仰占据主导地位,影响当时人们基本的价值观念、行为准则和生活惯例。

近代企业里,资本家与企业经营者、连同熟悉的上层劳动阶层,特别是在技术上或商业上受过较高教育训练者,全都带有非常浓重的基督新教的色彩,进而就此提出了一个历史问题:经济上最为发展的地区为何会对宗教革命具有如此强烈的倾向?

宗教改革中卡尔文教派的教义通过对社会心理的影响,最终影响了现代欧洲的资本主义精神。

当卡尔文教义中“天职”一词的含义演变为信众通过尽其所能地从事各种体面正当的职业以实现力所能及的成功来信奉上帝时,就相当于承认了商人和企业家的合法性,认可他们和工匠、律师一样属于上帝的选民。

对于商人而言,从事天职意味着谋取利润,为了成功不断追求利润最大化。随着这一观念的普及,整个社会便开始将这种成功,特别是获得更广泛认可的工商企业经营成功,视为比中世纪乃至中世纪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合乎社会需求的目标。

在这种目标下,如何使用利润就成为一个问题。如果将财富用于挥霍无疑会因过于贪婪而招致谴责,显然,正确的做法莫过于将利润重新投入生产扩大规模,使企业家能够更多地从事创新活动,进而持续增加产能,更好地履行“天职”。

在这种社会心理的驱使下,新教徒以信仰的虔诚来从事俗世里的经营活动,使得信仰与商业这两个看似不相干的领域产生了交集,且极大推动了社会生产力。

在通往商业自由的漫长道路上,利润持续增加不仅带来规模经济,而且产生了资金合理使用和周转的需求,财政改革通过降低法定利率上限实现了这一功能。

13世纪20年代,出于对教会将高利贷视为罪行的恐惧,越来越多的商人宁肯以低得多的回报购买市政府的年金。

1251年,教皇规定长期公债或年金不属于贷款,可以免于高利贷律令的约束。17世纪,英国议会降低了法定利率上限,明确可永久筹措的国债能够以年金为基础。

财政改革在大幅降低借贷成本的同时,也解除了教义对社会价值观念的束缚,尽管这一转变直到17世纪中叶才实现。

借贷工具创新和金融市场改革为企业扩大生产规模和商业活动提供了有力支撑,也为企业家精神发挥作用开辟了道路。

农业是当时英国社会的主要产业,绅士们管理庄园附属领地已变得非常普遍,并以此获得稳定的租金。

事实上,早在都铎王朝和斯图亚特王朝时期,英国确实经历了大量可耕种土地转移到更有可能、更有能力且显然更愿意从事不动产管理的创业行为的人们手里,他们中的大多数均为清教徒。

英国绅士身上已经体现出了创造性和企业家精神,比如践行“新耕作法”、引进以市场为导向的混合畜牧业等新生产方式,这种创业精神和逐利动机迥异于军事导向的传统贵族。

特别是轮作技术的大量普及使农业生产率大幅提升,不止如此,轮作技术的大规模使用需要资本,这也是绅士-农业资本家经营和管理才能的重要体现。

英国工业革命时期企业家精神的非正式约束

工业革命通常被视为欧洲现代经济增长的开端,也被经济史学家看作是经济史的分水岭。

工业革命时期的非正式约束如社会环境、声誉机制、社会网络等均已成为日后促进经济增长的因素,有效地激发了企业家精神。

工业革命前夕,文化信念就已经表现出其重要性,大批受绅士精神鼓舞的农业资本家促进了技术创新和经济增长。

事实上,在工业革命开启前的一百多年里,英国制造业和服务部门的进入壁垒和排他性安排就已经被打破,或者因违反这些规则的行为而受到削弱。

在 18 世纪的英国,制度环境正如诺思所言,日渐成为鼓励创新型企业家精神发展的有利因素。

以财政制度为例,彼时英国的税负并不轻松,然而民众并未感到被严苛的政府管理所制约,社会经济越来越接近自由放任的状态。

相较于其它国家,英国政府为勇于创新的企业家提供了更有力的支撑, 以致于经济成功能够带来社会尊重,企业家追求财富的行为得以实现社会地位的跃迁。

阶层的流动性和上升的可能性使得整个社会充满活力,结果便是促进了推动工业革命的少数经济精英的成长, 而精英们的榜样又深刻影响着追随者的价值观与态度。

作为一个数量可观的新兴阶层,绅士企业家的兴起背景和交易方式使得彼此之间具有共同特定的行为准则和价值观念,足以支持创业活动,为降低交易费用起到关键作用。

如果说一个社会健全 的伦理道德准则是使社会稳定、经济制度富有活力的黏合剂,那么“绅士 - 企业家”文化正可谓当时英国社会经济保持凝聚力的黏合剂。

特殊的成长经历使得绅士-企业家们面对社会报酬会产生不同的偏好,更注重文明行事、信守 承诺,而不限于工业革命前夕的逐利行为。

在这种交易氛围里,绅士 - 企业家们预设了对方也会采取守信行为的情境并通过实践加以验证,当足够多的人们遵守这种行为准则时,交易的对象、范围和时间等均已不再构成要素流动和信息沟通的障碍。

绅士 - 企业家精神成为一种特定的非正式约束,它通过社会网络凝聚而成,促进了英国市场的整合以及不久之后全国性市场的形成。

尽管这个市场 可能未直接催生工业革命,却是工业革命的一个重要补充。绅士企业家们规范的行为准则和信念模式,使得他们的行为在整个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他们将正直、诚实、守信等个人品质泛化为一种非正式约束,形成英国工业革命时期企业家赖以生存的社会网络。

在社会网络的作用下,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企业家更像是一套共同价值体系中的一分子,绅士 准则内嵌的信任是有效市场的基本构成要素,营造了企业家精神所需的社会环境。

企业家普遍怀有这样的梦想和意志, 借助事业的成功得以企及最接近于中世纪的封建贵族领主的地位,对于没有其它机会获得社会声望的人而言,这样的诱惑难以抗拒。

企业家存在征服的意志,证明自己的冲动,金钱的多少是次要的考虑,成功的炫耀性功能才是更重要的驱动力。

对于整个社会而言,作为一种非正式约束,给予企业家相应的社会回报,形成尊重企业家的文化氛围,将成为企业家成群涌现的理想环境。

工业革命时期,绅士 - 企业家诚实、正直的品质成为这个群体默认的行事方式,这种非正式约束有效降低了陌生人之间的交易费用,增进了信息和要素的流动性。

绅士 - 企业家履行经商的职能,他们像鸟类爱惜羽毛一样注重声誉,既严格检视和控制自身言行,又通过共同努力将此泛化为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公约,为新兴的企业家阶层赢得令人称许的社会声望。

版权声明:
作者:347088617
链接:https://www.gasdg.com/n/390.html
来源:余世维企业管理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