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责任(公司及公司股东的责任承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条规定:

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

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以其认缴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

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以其认购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

一、滥用股东权利的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

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利益,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二、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吗?

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在履行公司职务行为时,明知违法的事情仍然履行,构成违法,均需追究其相应的法律责任

三、分公司子公司的区别: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规定:

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

子公司具有法人资格,依法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四、职工的合法权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七条规定:

公司必须保护职工的合法权益,依法与职工签订劳动合同,参加社会保险,加强劳动保护,实现安全生产

公司应当采用多种形式,加强公司职工的职业教育岗位培训,提高职工素质。

指导性案例215号:昆明闽某纸业有限责任公司等污染环境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被告单位昆明闽某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闽某公司)于2005年11月16日成立,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黄某海持股80%黄某芬持股10%黄某龙持股10%李某城系闽某公司后勤厂长。闽某公司自成立起即在长江流域金沙江支流螳螂川河道一侧埋设暗管,接至公司生产车间的排污管道,用于排放生产废水。

经鉴定,闽某公司偷排废水期间,螳螂川河道内水质指标超基线水平13.0倍-239.1倍,上述行为对螳螂川地表水环境造成污染,共计减少废水污染治理设施运行支出3009662元,以虚拟治理成本法计算,造成环境污染损害数额为10815021元,并对螳螂川河道下游金沙江生态流域功能造成一定影响。

  闽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同时,其股东黄某海、黄某芬、黄某龙还存在如下行为:

1.股东个人银行卡收公司应收资金共计124642613.1元,不作财务记载

2.将属于公司财产的9套房产(市值8920611元)记载于股东及股东配偶名下,由股东无偿占有

3.公司账簿与股东账簿不分,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股东自身收益与公司盈利难以区分。闽某公司自案发后已全面停产,对公账户可用余额仅为18261.05元。

  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检察院于2021年4月12日公告了本案相关情况,公告期内未有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检察院遂就上述行为对闽某公司黄某海李某城等提起公诉,

并对该公司及其股东黄某海黄某芬黄某龙等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请求否认闽某公司独立地位,由股东黄某海黄某芬黄某龙对闽某公司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裁判结果

  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于2022年6月30日以(2021)云0112刑初752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判决:

认定被告单位昆明闽某纸业有限公司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000000元;

被告人黄某海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0元;

被告人李某城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0元;

被告单位昆明闽某纸业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人民币10815021元,以上费用付至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账户用于生态环境修复;

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昆明闽某纸业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检察院鉴定检测费用合计人民币129500元

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人黄某海黄某芬黄某龙对被告昆明闽某纸业有限公司负担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鉴定检测费承担连带责任

  宣判后,没有上诉、抗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目前可供执行财产价值已覆盖执行标的。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应当承担合理利用资源、采取措施防治污染、履行保护环境的社会责任

被告单位闽某公司无视企业环境保护社会责任,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在无排污许可的前提下,未对生产废水进行有效处理并通过暗管直接排放,严重污染环境,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之规定,构成污染环境罪

被告人黄某海李某城作为被告单位闽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在单位犯罪中作用相当,亦应以污染环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闽某公司擅自通过暗管将生产废水直接排入河道,造成高达10815021元的生态环境损害,并对下游金沙江生态流域功能也造成一定影响,其行为构成对环境公共利益的严重损害,不仅需要依法承担刑事责任还应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民事责任

  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闽某公司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漠视对环境保护的义务,致使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对环境公共利益造成严重损害后果,闽某公司承担的赔偿损失鉴定检测费用属于公司环境侵权债务

  由于闽某公司自成立伊始即与股东黄某海黄某芬黄某龙之间存在大量频繁资金往来,且三人均有对公司财产无偿占有,与闽某公司已构成人格高度混同,可以认定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

现闽某公司所应负担的环境侵权债务合计10944521元,远高于闽某公司注册资本1000000元,且闽某公司自案发后已全面停产,对公账户可用余额仅为18261.05元

上述事实表明黄某海黄某芬黄某龙闽某公司高度人格混同已使闽某公司失去清偿其环境侵权债务的能力,闽某公司难以履行其应当承担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义务,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股东承担连带责任之要件,黄某海黄某芬黄某龙应对闽某公司的环境侵权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相关法条

  1.《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第93条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83条、第1235条

  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20条

版权声明:
作者:347088617
链接:https://www.gasdg.com/n/503.html
来源:余世维企业管理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