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管理咨询服务范围包含债权转让吗(城投公司债务融资出现新通道)

本报记者 樊红敏 郑利鹏 北京报道

种种迹象显示,地方城投正在寻找新的路径。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下半年以来,菏泽市成武县城投平台成武文亭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武城投”)先后通过金交所、甚至文交所挂牌备案债权转让类项目进行融资。

记者了解到,目前成武城投在市场上募集中的3只交易场所备案产品,计划融资总额达2.7亿元,此外成武城投作为转让方,多个债权转让项目已在交易所进行挂牌,最近一次挂牌日期为2020年7月13日。

值得关注的是,在整个融资过程中,所谓金交所备案融资产品,实质上已经演化为由没有传统金融机构牌照的投资、资管类公司负责包装、设计甚至尽调,再借金交所通道挂牌备案,摘牌之后进行拆分再由第三方财富平台进行销售募集的链条。

承销商曾失联

2019年11月,成武城投作为融资方的一款名为山东成武城投2019系列债权(以下简称“成武城投2019债权”)产品开始由一家名为“中投在线”的第三方财富平台进行募集,直到目前,该产品仍在募集中,产品备案机构为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天金所”)。

根据记者获得的产品资料,成武城投2019债权系债权转让产品,转让方为成武城投,转让债权为成武城投持有的一笔32287万元的应收账款,债务人为成武城投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武置业”),受托管理人为上海专茂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专茂”),承销商为上海川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川茂”),该笔融资,规模不超过2亿元,期限24个月,年化收益在9.5%至11%,资金用于成武县滨湖路道路及配套工程建设,担保方为成武县启明国有资产运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成武启明”)。

记者注意到,早在天金所备案之前,成武城投2019债权产品计划转让的底层资产就已经转让给了上海专茂。

天金所官网显示,2019年11月12日,天金所挂牌了山东成武城投2019年1号债权,转让方成武城投,债权总额8884万元,挂牌价格5000万元,债务人为成武置业。此前,2019年11月7日,甲方成武城投、乙方上海专茂、丙方成武置业共同签署的一份《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显示,“甲方同意向乙方挂牌转让标的应收款,合计人民币32287万元整,并按本合同的约定无条件向乙方投资人客户支付应收账款债权回购价款,并支付回购溢价……”

据中投在线相关销售人员介绍,成武城投2019债权的包装、设计、备案、摘牌等工作是由上海专茂负责的,“是我们自己的产品”。

颇值得一提的是,承销商上海川茂曾为中基协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不过,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2019年6月份公布了第二十八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上海川茂赫然在列。此前,2016年8月份证监会曾经通报2016年上半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执法情况,上海川茂榜上有名,被上海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另外,据公开报道,上海川茂、中投在线还与此前市场上知名的私募行业黑马元普投资关联颇深,元普投资前两年因新三板基金产品亏损,陷入兑付危机,目前已被中基协注销资格。此前协会官网公示的机构诚信信息显示,元普投资存在瞒报漏报公司基本信息、未披露关联方、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私募基金、违规宣传推介私募基金产品、向投资者提供虚假产品净值信息、成立私募基金产品后未向协会备案、未按照规定保存基金档案、未及时向协会报告管理人重大事项。

《中国基金报》2019年6月份相关报道曾提到,元普投资实控人张强,曾经向上海川茂出资,但是后来退出。同时,两家公司从股东等关系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两个(上海专茂、上海川茂)都是我们中投在线的公司,上海专茂是负责跟政府部门对接项目的,对接好了之后由上海川茂承销。”中投在线销售人员称。

记者曾多次致电上海专茂、中投在线公开联系方式,提出采访请求,并向中投在线官网公开的电子邮箱发送采访函,均未获得回应。上海川茂2019年年报留存电话、旗下专茂基金财富平台客服电话目前均已不在正常服务状态。

此外,记者注意到,2019年下半年以来,成武城投作为转让方还在天金所挂牌备案了成武城投2020年1号债权、云溪湾资产包、成武城投文慧苑施工及配套工程应收款转让项目。

就金交所平台对所挂牌备案项目履行了哪些职责,是否负责相关产品的包装设计、风控尽调、摘牌方资质审核,对平台挂牌备案项目后续融资环节是否有相关约束限制等相关问题,天金所在回复本报采访时称,相关项目为资产转让项目,未见异常。

“蓝田”系隐现

成武城投作为融资方目前正在募集的产品还包括成武文亭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振兴街街道建设工程项目1号计划(一期)(以下简称“成武城投1号”)、成武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成武县振兴街道路及配套工程项目(三期)(以下简称“振兴街项目三期”)产品,据记者了解,上述两只产品的备案机构为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深圳文交所”),多个第三方财富平台目前均在销售上述产品。

据了解,成武城投1号融资总规模5000万元,产品期限12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8.8%至9.3%,起投额5万元,资金用于成武县振兴街街道建设工程项目和补充发行人流动性资金等,管理人、承销商中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博基金”),增信措施包括成武置业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成武城投14519万元应收账款提供质押保证。振兴街项目三期资金用途、管理人、承销商、增信措施、起投额等的设定与成武城投1号相同,融资规模2000万元,年化收益率9.2%至9.8%。

根据记者获得的资料,成武城投1号、振兴街项目三期实际上均隶属于成武城投振兴街建设项目,该项目计划通过深圳文交所融资总规模为不超过1亿元。

记者注意到,与成武城投2019年债权类似,成武城投1号、振兴街项目三期,是由第三方中博基金包装设计备案的融资产品。

一份2019年8月7日盖章的《成武文亭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会会议决议》显示,“决定聘请中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为本次发行的承销商及振兴街建设项目计划受托管理人。”“负责具体实施和执行本振兴街项目计划的发行事宜,包括但不限于:制定、授权、签署、执行、修改、完成与本振兴街项目计划发行相关的法律文件……”

颇值得一提的是,中博基金还负责对成武城投的尽调工作,并于2019年9月份出具了《关于成武文亭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尽职调查报告。

天眼查显示,中博基金成立于2018年7月,注册资本8000万元,无实缴资本信息。就记者关于中博基金具备哪些业务资质,累计将成武城投1号、振兴街项目产品委托给多少平台进行销售,这些销售平台是否具备金融产品代销资质等相关问题,中博基金方面回复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中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为农业部100%控股的中国蓝田总公司,公司性质为央企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经过多层穿透后,中博基金确实由中国蓝田总公司控股。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围绕中国蓝田的真假央企身份曾引起市场关注,2019年,湖北证监局一封警示函直指中国蓝田隐瞒与农业农村部脱钩的情况。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中国蓝田总公司被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颇值得一提的是,中博基金股东中有一家青岛中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麟基金”),中麟基金与中博基金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均为同一人。中麟基金2019年1月曾推介过新晃前锋工业园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金交所定融产品,该产品备案机构为央地协同金融资产交易中心。2019年4月,济南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曾发布声明:央地协同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28日完成工商注册,但未按照《山东省交易场所监督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取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的相关业务许可,不具备开展金融资产交易及相关业务的资质。

就深圳文化产权类交易所,业务范围包括哪些,是否具备备案私募债类融资产品的资质,深圳文交所方面相关人员回复本报记者称,该平台备案的是项目,并非金融产品,后续相关方利用项目进行融资,则跟其没有任何关系。

记者注意到,深圳文交所官网上有一份2020年6月3日签发的《关于“中国文化产权登记备案平台”登记备案业务的说明书》,其中提到,“深圳文交所目前开展的“中国文化产权登记备案平台”登记备案业务是面向全国范围内有明确进入资本市场意向的国有/非国有企业的产权项目及资产提供登记备案、信息发布、咨询辅导等服务,帮助企业实现快速成长。”“备案登记业务旨在增加项目可信度和为项目赋能、帮助项目价值发现、为文化贸易孵化优质项目标的、为投资机构/人提供优质项目标的。”

实际上,早在2018年11月份,清整联办下发的《关于妥善处置地方交易场所遗留问题和风险的意见》(清整联办[2018]2号,以下简称“2号文”)就要求,金交所不得发行、销售及代理销售、交易中央金融管理部门负责监管的金融产品;不得直接或间接向社会公众进行融资或销售金融产品;不得与互联网平台开展合作;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或一般机构向托管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

但据记者此前了解,金交所不乏变通手法。某金交所业务人员曾表示,不能发行直接融资产品、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产品,但将应收账款作为基础资产直接进行转让的产品则可以备案发行。

而第三方平台上金交所通道类产品依然繁多。据了解,此类通道业务的操作模式为:融资方不直接对接金交所,而是先由后缀为“基金管理”“资产管理”等公司,提供产品包装、设计,并借金交所通道进行挂牌备案,摘牌之后再由第三方财富公司进行产品推介、资金募集。

“父子”债务

工商资料显示,成武城投是成武县国有资产管理局(以下简称“成武县国资局”)全资持股的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新农村社区建设与投资等。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正在募集中的成武城投2019债权、成武城投1号、振兴街项目三期三只产品计划融资规模为2.7亿元。成武城投通过天金所挂牌转让的成武城投2020年1号债权、云溪湾资产包、成武城投文慧苑施工及配套工程应收款转让,挂牌价格总额为8000万元。

从融资模式来看主要为:成武城投作为融资方/转让方,以应收账款债权作为担保措施或以转让应收账款债权形式进行融资,对应的债务人则为成武县相关政府部门、关联国资企业。

如,成武城投1号、振兴街项目三期的担保措施中的成武城投14519万元应收账款。根据记者获得的《应收账款确认函》,该笔应收账款的产生源于成武城投(债权方)与成武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债务方)于2018年11月26日签署《市政道路施工合同》。

成武城投2020年1号所转让债权对应的债务人为成武县鸿鹏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成武城投门窗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成武县鸿鹏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为成武城投全资子公司,成武城投门窗有限公司为成武城投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51%。

成武城投文慧苑施工及配套工程应收款转让项目转让的应收账款、成武城投2019债权项目转让的32287万元应收账款,债务人均为成武城投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武置业”)。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记者获得的资料,上述32287万元应收账款原本为:成武城投(承包人)承包代建成武置业(发包人)乐城路道路、排水、交通、照明及绿化等工程和永顺路道路、排水、交通、照明及绿化等工程项目建设,项目已经由成武城投实际建设并竣工,成武置业应付未付成武城投总计32287万元代建款。该笔32287万元的代建款在金交所挂牌转让之前,转化成了成武城投与成武置业之间的0利率借款,并调整了最迟还款日期。记者获得的4份2019年11月7日签署的《债权债务确认函》显示,成武城投与成武置业2019年1月16日签署《市政道路施工合同》,根据该合同,双方之间分别形成了8884万元、8884万元、7259.5万元、7259.5万元4笔累计32287万元的应收账款。上述4笔应收账款确认函中均写明“经我司与贵司友好协商并一至决定,对原借款协议中最晚还款日期调整为2022年×月×日(4笔应收账款最晚还款日期对应调整分别为2020年5月1日、6月1日、7月1日、8月1日)”“上述债权资金用途:工程合同价款”“上述借款年利率:0%”。

天眼查显示,成武城投2019债权产品中的担保方成武启明为成武县国资局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72.33%;底层资产交易对手成武置业目前为成武县国资局全资子公司,2019年1月21日股权变更之前为成武城投全资子公司。

也就是说,成武城投2019债权转让的32287万元应收账款系成武城投与彼时的全资子公司成武置业之间产生的。

颇值得一提的是,此前,2018年8月10日,成武置业作为被申请人,被判冻结银行存款2900万元,申请人为成武启明,成武启明申请强制执行的理由为“被申请人成武城投置业有限公司欠借款”。

企查查显示,2020年成武置业已多次被列为被申请人,其中,(2020)鲁17执恢27号显示,“被执行人:成武城投置业有限公司;执行标的(元):3800万元;立案日期:2020年5月25日”。

成武县政府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全县完成公共财政收入79066万元,全年公共财政支出367210万元。2019年1~11月份,全县累计完成公共财政预算收入95533万元。1~11月份,全县累计完成公共财政预算支出332479万元。

2018年成武县债务限额22.24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9.79亿元,专项债务限额12.45亿元。2019年成武县政府债务为(截至4月)22.6685亿元。其中:一般债务年初数为8.5799亿元。

记者多次致电成武城投、成武置业工商信息所留存电话提出采访请求,并将相关问题以短信形式发送给两者工商信息留存的手机号码,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

版权声明:
作者:347088617
链接:https://www.gasdg.com/n/638.html
来源:余世维企业管理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